0594-7799388 400 605 8106

行业新闻

红木界彻底疯狂了!!!

  • 时间: [2016-10-18]
  • 点击率: 17


过度砍伐的原始森林已经严重沙漠化


生物链中所有动物都是连在一起的,若植物大量死亡就会导致食草动物大量死亡 ,食草动物大量死亡就会导致食肉动物大量死亡 ,最后会影响人类 。


过度砍伐的原始森林致使众多珍稀动物大量死亡

野生动物和植物都是生物世界中不可或缼的一份子,在生物链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有了它们,能更好地认识和研究生物界,甚至能了解生物的进化、兴衰,保护它们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和意义,因此,保护野生动、植物的任务迫在眉睫。


被人类过度砍伐的森林,凄凉场景每天都在上演
当我们还在对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一料难求、有价无市的现实发表感慨时,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召开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第17届缔约国大会(CITES COP17),作为决定红木产业原材料命运的重大事件,已经给红木原材料市场及成品家具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CITES COP 17会议现场

被中国定义为国标红木的树种分类

CITES COP17 将全部黄檀属列入濒危保护

回顾近半个月,红木界最热的焦点就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第17届缔约国大会(CITES COP17)。一个大会让多少红木人心惊肉跳。最新消息称,全部黄檀属植物已经被列入濒危保护。

红木原产地绝大部分山头已经无树可伐

众所周知,中国消耗红木的胃口一直排在世界首位,从2005年进口6.6万立方米增加到去年的70万立方米。环境保护人士说,为了打击红木非法交易,各国必须加强立法,联合行动。 柬埔寨的森林局表示,可能用不了几年,全国的红木就会被砍伐完毕。这完全是一场洗劫。


在红木进入一个家庭客厅的路上充满了暴力洗劫

因此,CITES东盟专家组还将在大会上提交大果紫檀(缅甸花梨)和鸟足紫檀(老挝花梨)、奥氏黄檀(白酸枝)和巴里黄檀(红酸枝、花枝)列入濒危物种附录二的提案。将大红酸枝(交趾黄檀)管制级别从附录二中的标注5升级为标注4,将管制范围从原木、锯材和胶合板扩大到了家具及零部件。


市场上的大红酸枝、缅甸花梨原材价格几乎是一天一个价

将大果紫檀、鸟足紫檀、奥氏黄檀、巴里黄檀新增到濒危物种附录二中,其严苛的贸易规定基本会让其合法贸易的通道堵死!


大批红木原木陆续被查抄没收

中国红木国标内全部的酸枝木类和香枝木类都将进入国际管制,而且其他所有的黄檀属树种商品木材亦将如此。彷如2013年濒危管制的“马达加斯加现象”再现。


原始森林里木材被洗劫的程度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红木原材的稀缺导致红木界再次上演“疯狂”的木头



9月21日,越南木材交易市场里一辆运载红木的货车刚刚停靠在路边,便即围拢了大批人众抢购红木原料。据现场的人介绍:“就在我的对面,将近一千人抢木头,场面几乎失控。真正是一木难求,我们容易吗?”抢木材的规则是,手上先抢到木材,才有资格跟木材商议价。有些商家甚至雇佣了几十个年轻人来抢木材……可见一木难求的激烈程度。


大红酸枝稀缺程度从木贩疯抢情景可见一斑

红木原材料价格涨势直逼2013年行情

今年以来,尤其是最近几月,业内人士最新的第一手资料显示,以当前红木行业几种主要用材,即CITES第17次缔约国大会重点探讨的大红酸枝、巴里黄檀、缅甸花梨为例,大红酸枝普通用材年初约15万元一吨,现在已突破20万元。好料年初25万元以上每吨,现在已经超过30万元,平均涨幅40%。


究竟要砍多少颗这么大的树才能做成一套红木家具?
花枝(巴里黄檀)春节前大料4.5万元/吨,现约6万元/吨,普通料3万元每吨,现在是4.5万元/吨左右,涨了50%。缅甸花梨小料已从年初1.2万元涨到现在1.7万元至1.9万元,较大规格料已从年初2.2万元涨到约3万元左右,较之年初涨幅达60%至70%。为证明原材料市场涨价行情,以未入红木国标的非洲花梨为例,其年初原材料每吨约3500元,现在6500元左右,涨幅接近100%。


被破坏的原始森林究竟需要多少年才能恢复?

CITES第17次缔约国大会对森林资源保护文件的出台,国内红木原材料也在一周之内疯涨15%,相比一年前涨幅普遍超过30%,最高达到了50%,原材料的紧缺也造成红木家具近期价格上浮10%~20%。


高端红木原材已经到一木难求境地


以上价格从数据上直观反应了原材料涨幅,并在整个产业链全面表现出来:首先,原产地国老挝、越南、缅甸等产地国今年以来的出口政策以及对私自乱采伐的处罚程度,包括判刑等越来越重。今年来,很多红木同行在老挝买了缅甸花梨木原材料,最后出不了关,原因是产地国不让出口原材料。无奈之下,他不得不在当地请工人开成家具料再出口,导致成本剧增。



大红酸枝小料现在成了炙手可热的奢侈品

其次,在国内几大家具产区与重要原材料市场,如中山、深圳、仙游、东阳、广西、云南等地买料,一定得下手快,不能犹豫,否则即便你支付了定金,等你提货时也可能遇到木材商反悔,究其原因是材料几天一个价,从付定金起短时间内已经涨了一大截!

材料涨价对企业影响很大,福建以前做大红酸枝家具的企业有两千家左右,现在只有一两百家,在广东台山之前有几百多家,现在只剩几十家,这在中山、大城、南通等产地都很常见。

无奈之下,众多红木家具生产企业纷纷涨价

2016年还未过完,大红酸枝原材料平均涨幅已达40%;巴里黄檀原材料涨幅达50%;缅甸花梨小料涨幅高达65%;而之前最不受重视的非洲花梨原材料涨幅竟然接近100%。

无奈之下,众多企业不得不纷纷发出涨价通知,因东南亚多国主要红木材料原产地禁止出口,国内原木价格上涨,产品价格涨幅15%—30%,在企业规定时间内未付清全款的,重新下单均按照调整后的价格执行。
 
众多消费者在成品涨价前到各大卖场选购心仪家具

“红木界强震”来袭,红木企业纷纷涨价!难道唯材论真的没有办法改变吗?


华南农业大学教授李凯夫也表示:“红木并非植物学名,中国人自己套在窄小的圈子里,框定33个树种为国标红木,为世界主产国提供了引子,而红木家具产业,原料主要依赖进口,原料受制于人,主动权没在我们这里,因此,红木家具行业必须考虑未来发展方向与定位,开源节流,珍惜木材,生产企业和消费者应接纳更多“非国际”的优秀树种,红木家具产业才有发展后路。”

世界各国对森林资源保护和立法越来越完善,越来严厉限制红木原材料砍伐和出口,红木源料出口越来越少,所以导致红木家具只会越来越贵,越来稀缺,我们每一家红木生产企业和使用红木家具的消费者对来之不易的红木资源,一定要且用且珍惜!再过十年,就算你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真正的国标红木了!